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为了那美的风景和远方的家,我很疲惫,我还是要飞…

 
 
 

日志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2018-10-24 17:24:59|  分类: 自然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日的炉火里,索绕着酒醇茗香,洋溢着浓浓的暖意。




01、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的早晨,因时差有2小时,已是上午10时,太阳还没升起。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2、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太阳刚刚升起,照在远处的雪山上。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3、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木屋周围的雪地上没有人迹。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4、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建在陡峭山脊上的牧场。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5、2016年12月28日,特克斯琼库什台的路上,可能是挖的树坑,被雪覆盖后,形成了有意思的画面。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6、2016年12月28日,特克斯琼库什台的路上。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7、2016年12月28日,特克斯琼库什台的路上,山脊重重。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8、2016年12月28日,特克斯琼库什台的路上,重重山脊里的牧场。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9、2016年12月28日,特克斯琼库什台的路上,山脊上的马。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0、2016年12月28日,特克斯琼库什台的路上,夕照雪原。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1、2016年12月28日,特克斯琼库什台的路上,夕照雪原。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2、2016年12月28日,特克斯至琼库什台的路上,夕照雪原。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3、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清晨,天空的彩云。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4、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清晨,天空的彩云。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5、2016年12月29日早晨,琼库什台的村庄。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6、2016年12月29日早晨,琼库什台的村庄。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7、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山谷里的木屋。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8、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雪地牧场。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9、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雪地里奔跑的小狗。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0、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公路上骑马的小伙子,两个人和两匹马分别是双胞胎吗?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1、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骑马的人是夫妻吗?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2、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雪原上的木屋,这里真的没有人哦。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3、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雪原上的木屋。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4、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雪原上的公路。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5、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雪原上的公路。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6、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雪原牧场。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7、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雪原上的两匹马。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8、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河谷里大片的雾凇,场面宏大。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9、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行走在公路上马群。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0、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雪地牧马。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1、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河谷里的雾凇。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2、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河谷里的雾凇。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3、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河谷里的雾凇。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4、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雾凇林旁的旧房子。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5、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雾凇林旁的骑马人。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6、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一枝雾凇映泥墙。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7、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至那拉提的路上,河畔饮水的马。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8、2016年12月28日,由特克斯向琼库什台进发的路上,我们的车队。
深冬冰雪之约——琼库什台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小记】:琼库什台村,位于新疆特克斯县喀拉达拉乡,2010年12月13日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是一个有300多户、1700多人的牧业村,村内居民以哈萨克族为主。村庄四面环山,房屋依山而建,村里人畜饮水及生活用水均来自库尔代河。河从较宽,常年水流不止。该村的建筑多为木结构,是伊犁河谷保存完好的一个木构建筑群,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本段摘自网络)
        去琼库什台,已经是这次旅行出发的第二天。第一天从昌吉到伊宁,中途路过赛里木湖,主要是赶路。12月28日,一早前往伊宁县的英塔木天鹅湖,因气温不够低,没有雾凇,光线也不够理想,12月31日又重返了一次,因此关于天鹅的片子将延迟到后面的日志。12:30,人员集合齐备,从天鹅湖出发,开往特克斯,14:40到达被称为“八卦城”的特克斯县城,午餐是大盘鸡,16:00,吃饭休整完毕,大家集合上车,车辆加满油,开始向琼库什台进发。虽然我也是北方人,也见到过雪,但这么大的场景,还是第一次见,公路两边的草原,全部被雪覆盖,在阳光的照耀下,如闪着银光的波涛从两旁掠过,让人想到了沙漠里的画面。因为赶路,中途只停了三次车拍照,到达琼库什台已经是晚上9点多。路上赵老师已经说过晚上要住冬窝子,睡火炕。下车后,我与陈郑两位老师分在一个房间,居然可以睡床。房间里的火炉,生的旺旺的,疲惫一天,走进这样的房间,立时感觉浑身暖暖的。行李搬进房间,大家去餐厅吃饭,一碗汤饭下肚,暖意顿生。饭毕回到房间,大家都知道,喝茶的时候到了,不一会儿,朱老师那边已经安顿好,过来准备喝茶了。我感觉晚上只是喝茶,有点对不起这个房间,便悄悄问陈:“喝酒吗?”陈答:“喝,有吗?”我找到店老板买了一瓶,问多少钱,老板说40元,我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因为我很怕他说几元钱,如果真那样,这酒是喝呢还是不喝呢?记得2013年在西藏来古拍星轨时,陈老师曾在小卖部想买酒,一问价格,5元,他当时傻在那里,没敢买。结果那天晚上我们把村长家的盆盆罐罐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酒。现在回头看,打开这瓶普普通通的酒,虽然在当时是件不经意的事情,却标志着四人组已悄然组成。四人把小桌摆在炉旁,茶毕酒上,一瓶酒分成四杯,几颗花生,几粒海米,郑老师举杯高呼:“来,走一个!”吓的我差点坐到地上,几年前在西藏察隅,没见这么大酒量啊!原来,郑老师不知道走一个就是干杯的意思,在那里说着玩呢。一口酒下肚,别有一翻滋味在心头,冰天雪地的,黑灯瞎火的,赶到这个牧民的冬窝子里来,几位好友,围着火炉,喝着小酒,让人不由想起白居易的“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诗句。
       第二天,12月29日,8:00起床,早餐后8:40出发拍日出,车队在深深的雪中吱吱的走着,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台地,车已经开不了了,人下车步行,在晨曦中各找各的机位,9:50左右,天空中呈现一条条粉红色的云带,朝霞在慢慢的变幻着颜色,洁白的大地已经苏醒,新的一天开始了。拍罢日出,开始返程,一路上边走边拍,往日的草原连绵起伏,由曲线绘成的银色画面,在车窗外面流动。13:40左右,从山脊上向山谷里远远望去,成片的杨树披着雾凇,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银光。14:00下到山谷的坝子上,大家下车拍照后继续赶路。行车2个多小时后,到达特克斯县大西域农家饭庄午餐。17:00继续上车返程,经巩留县、新源县前往巩乃斯。因时间较晚,加上去巩乃斯林场路上的雪未铲,并且住宿地方无法提供早餐,只好住宿那提前镇。
        冬日的草原,冬日的村庄,轻描着冬日的旅程。冬日的炉火里,索绕着酒醇茗香,洋溢着浓浓的暖意。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