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为了那美的风景和远方的家,我很疲惫,我还是要飞…

 
 
 

日志

 
 

深冬冰雪之约  

2017-01-23 23:38:15|  分类: 自然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冬,赶赴一场冰雪之筵;早春,杏花之约还会远吗?



01、2016年12月26日,郑州至乌鲁木齐的飞机上,沙漠上空的云。从困睡中醒来,看到弦窗外的云形,以为老天在沙漠上空种棉花。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2、2016年12月26日,郑州至乌鲁木齐的飞机上,山脉和雪构成的图案,如蛟龙在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3、2016年12月26日,郑州至乌鲁木齐的飞机上,云雾翻过山脊,有排山倒海之势。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4、2016年12月27日,赛里木湖。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5、2016年12月27日,赛里木湖。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6、2016年12月28日,伊犁州伊宁县英塔木天鹅湖。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7、2016年12月28日,英塔木天鹅湖,清晨追拍天鹅,好不容易拍出张能凑合看的。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8、2016年12月28日,前往琼库什台的路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09、2016年12月28日,前往琼库什台的路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0、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1、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2、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去往那拉提的路上,雪山、木屋和路。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3、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去往那拉提的路上,山谷里、村庄旁、溪流畔,大片树林挂满雾凇。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4、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去往那拉提的路上,牧马小景。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5、2016年12月29日,琼库什台去往那拉提的路上,牧马小景。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6、2016年12月30日,巩乃斯林场,冰雪、雾凇和溪流。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7、2016年12月30日,巩乃斯林场,冰雪、雾凇和溪流。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8、2016年12月30日,巩乃斯至那拉提的路上,风雪中的骑马人。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9、2016年12月30日,巩乃斯至那拉提的路上,风雪中的马。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0、2016年12月31日,英塔木,晨曦中的天鹅湖。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1、2016年12月31日,英塔木,雪山之颠、雾凇梢头,飞来一群天鹅。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2、2016年12月31日,英塔木,飞翔在蓝天下的天鹅。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3、2016年12月31日,英塔木,飞翔在蓝天下的天鹅。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4、2016年12月31日,英塔木,大自然舞台上的天鹅芭蕾。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5、2016年12月31日,英塔木,极冷的天气,雾气里、湖水畔、雾凇下、天鹅前的一群傻X,我也荣幸的位列其中。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6、2016年12月31日,伊宁去往独山子的路上,白云下的赛里木湖服务区。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7、2016年12月31日,独山子柠檬酒店,陈郑朱王四人组的跨年茶宴。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8、2017年1月1日,独山子,巴音沟。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9、2017年1月1日,独山子大峡谷。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0、2017年1月1日,独山子大峡谷。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1、2017年1月1日,前往哈巴河县的217国道二木场段,见识到了传说中的“风吹雪”(有些地方也叫“白毛风”)。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2、2017年1月2日,哈巴河畔的朝阳。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3、2017年1月2日,由哈巴河县前往白哈巴的路上遇阻,手机拍到的当地人骑马外出的情景。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4、2017年1月2日,哈巴河县前往白哈巴的路上,“风吹雪”的威力大显。原本推开的平整道路上,雪坎纵横,开车冲锋多次,都无法前行,只好返回哈巴河县,绕回布尔津,前往白哈巴。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5、2017年1月2日,绕道布尔津,前往白哈巴的路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6、2017年1月2日,绕道布尔津,前往白哈巴的路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7、2017年1月2日,绕道布尔津,前往白哈巴的路上。日暮时分,这样的路,如果没有旗子,如何能看得清?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8、2017年1月2日,白哈巴,星轨重重。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92017年1月3日,清晨的白哈巴村,晨牧小景。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02017年1月3日,清晨的白哈巴村。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12017年1月3日,白哈巴至喀纳斯路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22017年1月3日,白哈巴至喀纳斯路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32017年1月3日,喀纳斯,额尔齐斯河。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42017年1月3日,喀纳斯,额尔齐斯河里的冰凌。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52017年1月3日,喀纳斯其其格客栈,只有我的床头有插座,怎么睡呢?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6、2017年1月4日,喀纳斯,神仙湾。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7、2017年1月4日,喀纳斯,月亮湾。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8、2017年1月4日,喀纳斯,月亮湾。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9、2017年1月4日,喀纳斯至禾木路上,那些河流。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0、2017年1月4日,喀纳斯至禾木路上,那片树林。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1、2017年1月4日,喀纳斯至禾木路上,那点光影。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2、2017年1月4日,禾木的星辰。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3、2017年1月5日,禾木。清晨,拉游客到山腰平台的马和爬犁。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4、2017年1月5日,清晨的禾木乡。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5、2017年1月5日,禾木的民居。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6、2017年1月5日,禾木的民居。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7、2017年1月5日,禾木,马拉爬犁。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8、2017年1月5日,禾木,河边小景。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9、2017年1月5日,禾木,放学的孩子。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0、2017年1月5日,禾木,坐马拉爬犁上到平台后,俺也得装模作样地得瑟一番。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1、2017年1月6日,开始返程,禾木至北屯路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2、2017年1月6日,禾木至北屯路上。
深冬冰雪之约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3、2017年1月6日,禾木至北屯路上。
深冬冰雪之约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4、2017年1月6日,禾木至北屯路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5、2017年1月7日,北屯至昌吉路上,野马。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6、2017年1月7日,北屯至昌吉路上,马。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7、2017年1月7日,北屯至昌吉路上,鹅喉羚,当地人也叫它黄羊。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8、2017年1月7日,北屯至昌吉路上,骆驼。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9、2017年1月7日,北屯至昌吉路上,羊群。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70、2017年1月7日,北屯至昌吉路上,天山雪鸡,当地人也它叫呱啦鸡。这小东西不好拍,警惕性很高,跑的飞快,急了也会飞,为了拍它,大家用高速连拍,快门按的象机关枪一样,结果还是扫了一大堆鸡屁股。正因为这呱啦鸡,大家“呱啦”了一路,也许,会“呱啦”很久,“呱啦”到很久的以后……
跨年的冰雪之旅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小记】:冬季来了,无论人们喜不喜欢,还是如约而至。青岛,冷而无雪,风却挺大,刮得人烦中透着无聊,只好用跑步聊以慰藉内心想出去看看的冲动。终于,11月底在网上看到一个摄影群“冰雪哈纳斯、梦幻天鹅湖”的摄影招募贴,内心嘀咕了很久,小心翼翼的微信汕头的陈老师,问这个团的行程如何。没想到陈老师很快回:“我也要去新疆,不过是新疆赵老师的团,我和老郑已报名,机票也买好了,你一起来吧,大家在一起好玩点,内蒙的鲜花也叫上。”随后,行程也发了过来。于是,我内心的那点冲动瞬间变成小魔鬼,只眨了几下眼,就完成了自己向自己请假,自己又准了自己假的全部流程。确定参加后,报名的事陈老师包办,随后就是订机票和行前的准备,现在回头看,雪套是必需品中的刚需品,绝不可没有,我准备的羽绒衣裤、骑士头套、排汗速干内衣等都是必需的,相机防寒套倒是可有可无,没做好的是,快门线只带了一根,应该多带一根备用才对。
        12月26日,我经郑州转机前往乌鲁木齐,虽然转机和直飞都要途经经郑州,但转机票价要便宜不少,只是在郑州机场要多待3个小时。青岛和郑州天气都不好,第一程在飞机上自然无事,在郑州飞往乌鲁木齐的第二程,上了飞机,犯困的毛病又来了,起飞不久就迷糊过去,等睁开眼时,却被窗外的景象惊呆了,沙漠上空的白云一朵一朵的排列得象种的庄稼一样整齐,莫非老天是在种棉花吗?只是我换登机牌时虽然要了靠窗座位,但在7排,总是有发动机遮挡着,否则拍出来场面会更宏大。飞行在西北大地的天空,空气非常通透,地面的山势、地貌、色彩、光线变化很大,惹的我把快门按 了个透。
        飞抵乌鲁木齐后,广东汕头的陈、郑两位老师也随后到达,司机小马师傅同车接机,老朋友相见,分外高兴,寒喧中到达昌吉的新世纪大酒店。从刚进酒店的外大门开始,就感觉到了安检的严格,进外大门要初步安检,刷身份证,进入大堂时,行李过安检设备,人要过安检门,和火车站差不多。入住身份证登记很严格,入住后,每次进出大门都要刷身份证。虽然开始觉得新奇和诧异,但在随后的十几天里,已经成为常态,也就见怪不怪了。大家到齐后,内蒙的朱老师,因为2014年夏天一起去过内蒙巴丹吉林,比较熟悉,于是在新疆深冬冰雪摄影团里,原来一起去过巴丹吉林的陈郑朱王成立了地下四人组。除了我们四个,来的还有浙江杭州的于老师、曹老师,湖南岳阳的刘老师、王老师,湖南衡阳的陈老师、肖老师,湖南株洲的黄老师,甘肃临夏的两位马老师,青海门源的刘老师,新疆昌吉的丁老师、何老师和领队赵老师,以及司机马师傅、沙师傅和文师傅。初次集齐人马,领队赵老师还在西域老回民餐厅安排了欢迎晚宴,看着那丰盛的饭菜,作为肉食性动物的我,舌下的口水一汪一汪的,减肥的计划全抛脑后,甩开腮帮子,大快朵颐,侧眼偷看陈老师,也已经在那里吃的不认人了。席中印象最深的是红柳烤肉,大块的羊肉用比筷子还粗很多的红柳条子串在一起,吃在嘴里又香又嫩,那叫一个过瘾啊!吃完后我还拿着红柳条子端祥了好久,搞得现在我还经常梦见那一根一根的红柳条子。值得一提的,宴会上还上了酒,问喝什么酒时,好多人不喝,少数人喝点红酒,问陈郑两位老师喝点什么时,他们酝酿了一会儿,选了白酒。半斤装的伊力特,赵老师问喝多少时,陈老师儒雅的不要不要的,说喝一瓶足矣,赵老师问,是每人一瓶?陈老师更加儒雅了,说那怎么行,我们三个人一瓶也喝不了的。最后在陈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几个(后来内蒙的朱老师也加入了喝白酒的行列)儒雅的竟然真没有喝完那一瓶。酒足饭饱回到酒店,回房间的走廊上,陈老师一个眼神,说了句:“喝茶哦!”我知道,油腻的东西吃的太多,涮肠子的时间到了。期间微信朱老师:“喝茶乎?”朱老师回:“乎你个头啊,快说,哪个房间!”于是四人组的聚会就这么开始了。我自坝上第一次遇到陈老师得知,每次外出,陈、郑两位老师都会象在家里一样喝功夫茶,这次郑老师带的茶具,两人都带了茶,尤其是陈老师,这次特意带了鸭屎香。实在搞不明白,在家里我最喝不了热水,怕烫,喝了茶还会睡不着觉,为什么出来喝陈老师泡的茶,不怕烫又睡的香呢?莫不是喝别人的茶,不花自己的钱的原因?
        12月27日,7:00已算是起了大早,新疆与内地时差有两个小时,8:30吃完早饭,行李装完车,天还不亮。我与陈、郑两位老师被安排在1号车,领队赵老师开车,开始了向往已久的冰雪之旅。十几天中,我们行车4000多公里,精河、赛里木湖、英塔木天鹅湖、特克斯(八卦城)、琼库什台、那拉提、巩乃斯、伊宁、独山子、巴音沟、独山子大峡谷、奎屯、吉木乃、布尔津、哈巴河、白哈巴、喀纳斯、禾木等一个个地名在眼前闪过,这些地方,或住过,或吃过,或拍过,或路过,后来才弄明白,行程4000多公里,我们除了刚到新疆落脚在乌鲁木齐市和昌吉回族自治州,一直没有走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犁州是副省级州,辖伊犁、阿勒泰、塔城三个地区,我们只走了两个地区,塔城连个边没沾上。不过,唯有独山子例外,独山子市属于克拉玛依市,虽然只是住了一夜,但印象深刻,因为那天是2016年最后一天,在那里我们跨入了2017年。独山子离奎屯只有几十公里,那里的大峡谷,有人叫独山子大峡谷,也有人叫奎屯大峡谷,因为住过独山子这个炼油城市,所以我更愿意称它为前者。
        关于冰雪。冰雪,其实青岛也有,特别是记忆中的小时候,也是冰天雪地的,但是现在,已没有那种景象。来到新疆,算是开了眼了,从那拉提到琼库什台,那场面,宏大无比,昔日的草原如今犹如无尽的沙丘,连绵起伏,闪着银光,没有任何树木遮挡视线,映入眼帘的,只有优美的曲线和村庄、木屋、牧民、羊群、牛群、马群。在阿勒泰,一路上见不到土,全是在雪地里行车,两边森林的浓重色彩在白雪和雾气里氤氲成淡淡的灰,犹如一幅幅中国画卷。在白哈马巴和禾木,那些银妆素裹的木屋,厚厚的雪蘑菇,让人觉得仿佛进入了童话世界。雾凇,这个我们平常少见的景观,在新疆却是那么常见,琼库什台回那拉提的路上,整个山谷里,成片的树木披着银妆,在巩乃斯,冰雪、碧水、雾凇,人宛如在画中游。在英塔木,眼看着湖边象扫把一样的树,变魔术般的由灰褐色变成白色。在独山子,新年第一天清晨,整个城市道路两边的树洁白一片,晶莹剔透,仿佛玉树开琼花。在哈巴河至白哈巴的路上,一夜的白毛风,把原来已经推开的路面,吹的沟壑纵横,虽然开着越野车冲锋了几次,都没能成功,不得不返回多绕200公里路,但远远看去,也不失为一道道风景。
        关于寒冷。在新疆的十几天,气温基本上都是在零下20度左右,每天清晨等光的时间最是难熬,尤其是在英塔木和禾木。在英塔木拍天鹅,眼睫毛和树木一样挂上白霜,手机拍个一两张直接关机。在禾木,总结了经验,鞋里,手机背面都贴上热贴,口袋里再装着热贴,在房间里觉得挺暖和的,等上了半山腰的平台,通通变的冰凉,一点热乎气都没有,手机贴着热贴再插上充电宝照样关机,等拍完回到房间,鞋里的、手机上的、口袋里的热贴才感觉出点热度。在白哈巴,我与陈郑两位老师拍星轨,晚上12点以后才出门,因为这时月亮才落下去,整个拍摄的过程,全靠二锅头顶着。酒装在口袋里,也是冰凉冰凉的,一口下肚,过好一会儿,才能感觉出点热辣劲来。在禾木拍星轨时,由于我的快门线在路上丢失,另找了根到了室外又不好用,改用手按,按到手指麻木也无法坚持到底,我和陈老师轮换着按完三张,回来堆栈时,才意识到自己一定是把脑子冻短路了,早知道堆栈,用间隔拍摄不就得了,不知是傻的直冒寒气,还是寒的直冒傻气。
        关于摄影。为什么要冒着严寒到冰天雪地里去摄影?冬天白茫茫一片,有什么看头?花钱跑那么远去挨冻,傻啊?回来后,很多人这样问我,我看着他们,只能用缄默来代替回答。平时里,我们看惯了五颜六色的世界,即使美,是不是也有些审美疲劳呢?冬季虽然色彩单调,但大雪也掩盖了那些让人心烦的东西,为我们审视这个世界,提供了新的视角,按照减法的原则,展现出一幅幅极简主义画面,不也是一种极致的美吗?即便是不拍照,到这样极致的环境里走走看看,也是一种人生体验啊!摄影,比起同行的各位老师们,我只算个菜鸟,只是手里有了相机,似乎就有了走出户外的理由。于是,我总是乐些不彼的按着快门,尽量拍出好看点的片子,让自己快乐点,为自己再次出行添点理由。关于器材,随着电子技术的进步,社会资源的整合,胶片机逐渐退出摄影圈子,都在向数码小型化发展,陈老师放下哈苏,用尼康D5主打,外加一台富士T2,郑老师老师放弃了原来的尼康单反,换成了富士T1、T2,赵老师也基本上在用尼康D810,轻易不用飞思。器材轻量便携化,才能让自己走的更远。
        关于1号车。整个团队开始是5辆车,赵老师开1号车领路,沙师傅开2号车,文师傅开4号车,小马师傅开5号车断后。中间的3号车,是昌吉的何老师自己刚买的兰德酷路泽,还没有上正式牌照,用的临时牌。也是不顺,从昌吉刚出发,3号车就与别人的车发生了点刮蹭,后来何老师的相机,从车上掉下来,摔坏了电池盖。第8天在哈巴河前往白哈巴路上受阻时,何老师接到家人电话,岳母去世了,要返回与家人一起去内地。大家依依惜别,何老师开车返回昌吉。原在3号车的丁老师、于老师、曹老师及其行李要加到其它车辆上,经过调整,内蒙的朱老师分配到1号车上。原本熟悉的陈郑朱王凑在了一起。1号车,除赵老师开车,还有陈郑和我三个人,大家各有特点,陈老师好吃,车上的东西,什么都要吃双份,我好睡,一路上在车上不知道打着呼噜睡了多少次,当然我也跟着陈老师吃了不少的双份,尤其是酸奶。至于郑老师,最喜欢的是开窗透空气,后来大家都跟着学,搞的车里经常是冷嗖嗖的。后加入的朱老师好拍,虽坐后排中间位置,两边景物稍有异动,便要挤向窗口,按几下快门,不过,车辆在行进中,等她按部就班的按快门时,景物早已驾鹤西去。车上最辛苦的是赵老师,作为领队,既要开车领路、观察景物,选择机位,又要联络车队、安排食宿、调整行程,不过赵老师是个快乐且幽默的人,讲的笑话都是真事,一路上车内笑声不断,尤其是讲的画家找小姐的故事,让人现在想起来仍然忍俊不禁。赵老师开的是自己的双龙越野车,出发时带了不少好吃的,一会儿说,让你们尝尝天下最好吃的大枣,一会儿又说,让你们尝尝天下味道最好的酸奶,大家吃过后,都说味道好。尤其是陈老师,两眼顿生绿光,直说“嗯~嗯~,再来一个“,那酸奶名叫冰激凌化了,陈老师喝过后直接心儿醉了,在精河吃午饭时,马上到超市里又买了两箱,其中一箱名叫巧克力碎了,最后算下来,一路上光酸奶就喝了四五箱。在新疆,车辆出远门,每过一个县都会遇到安检,所有的人除了司机,全部下车步行到检查站,刷身份证,记得在黑山头检查站,陈老师戴着帽子过关,两次失败,顿时紧张,还是检查人员过来,让摘掉帽子,才过了关,于是我们明白了,安检过关不仅是要刷身份证,还是要刷脸的。当然安检也比较人性化,郑老师就凭他的老脸和秃头,几次享受”老人不用下车“的优待。在新疆加油也是件比较麻烦的事,进加油站前,其他人要全部下车,司机也要刷身份证才能进站加油,最要命的是,几乎所有公家加油站,晚上都关门不营业,为此,最后一天返程时,1号车在缺油报警灯亮了后,提心吊胆的行车七八十公里,绕着路找了四五家加油站,才在一家私人加油站补充了点油料。
        关于四人组。这是个有意思的话题,四人组,非常设机构,新疆临时成立。有关四人的考察材料如下:1、陈XX,男,中年,汉族,广东汕头人,性格儒雅大方,摄影技术精湛,业界资深,常年流窜于滇藏疆蒙等西部偏远地区,广结人脉,战绩不俗。缺点:吃羊腿时不认人。2、郑XX,男,老年,汉族,广东汕头人,性格开朗随和,书法造诣深,自入摄影,频换器材,转战南北,常年野泳于东海潮汕一带浅水区域,身体倍棒,吃嘛嘛香。缺点:酒后打电话说拜拜。3、朱XX,女,中年,汉族,内蒙包头人,性格耿直豪爽,诗情画意于胸,举杯豪饮于胆,沙漠入伙,游走江湖,常年混迹于内蒙草原一带的文青圈子,出口成章,章章催人倒。缺点:鸡汤喝的太饱,打嗝直冒箴言酸句。4、王XX,男,中年,汉族,山东青岛人,性格阴险幽默,杂学多门,无一为专,常以摄影拍片之名,行游山逛水之实,常年盘踞在黄海崂山一带的山水之间,孑然独行,怡然自得。缺点:记黑账写博客,专损圈中人。就是这样的四个人,以巴丹吉林之行的人为班底,在新疆悄然组合。对于株洲黄老师给的四人帮之称,我很不以为然,太不与时俱进,都什么年代了,现在最火的提法应该是XX组合,不叫组合,或者不用生命来组合,都不好意思上舞台,那还靠什么来火?所以关于“帮”的提法直接忽略。
        四人组十几天来的地下工作主要在三个方面有所成就:一喝茶,二喝酒,三跨年。首先是喝茶,每天晚上四人聚会于陈郑两位老师房间,我管烧水,陈老师管泡茶,郑老师管洗杯,茶喝起来,牛也吹将起来,悠然也。赵老师因为开车,要休息,只是偶尔参与,后来赵老师把珍藏的汝窑茶具也拿将出来,供大家把赏饮用。二是喝酒,除了在第一天欢迎宴会上,我们学着陈老师儒雅的喝了一点外,在琼库什台,住的是大房间,睡火坑。陈郑和我分在一个三人间,居然睡床,我感觉晚上只是喝茶,有点对不起这个房间,便悄悄问陈:“喝酒吗?”陈答:“喝,有吗?”我找到店老板买了一瓶,问多少钱,老板说40元,我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因为我很怕他说几元钱,如果真那样,这酒是喝呢还是不喝呢?记得2013年在西藏来古拍星轨时,陈老师曾在小卖部想买酒,一问价格,5元,他当时傻在那里,没敢买。结果那天晚上我们把村长家的盆盆罐罐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酒。既然这酒可以喝,那就把就小桌摆在炉旁,茶毕酒上,一瓶酒分成四杯,几颗花生,几粒海米,郑老师举杯高呼:“来,走一个!”吓的我差点坐到地上,几年前在西藏察隅,没见这么大酒量啊!原来,郑老师不知道走一个就是干杯的意思,在那里说着玩呢。一口酒下肚,别有一翻滋味在心头,冰天雪地的,黑灯瞎火的,赶到这个牧民的冬窝子里来,几位好友,围着火炉,喝着小酒,感动的我差点把别人的酒也喝了。第二天,赵老师知道我们买酒喝的事后说:第一天你们说不能喝,要知道你们能喝,把那一箱酒全带上不就得了。陈老师听后只是呵呵的笑,我看他却是在那里儒雅的直跺脚。在哈巴河县城,陈老师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后面的几天,就没有地方买东西了。我没明白,陈老师一个干杯的动作,我顿悟,进白哈巴、喀纳斯、禾木的三四天,缺了不少口粮啊,趁着赵老师办边防证的时间,赶紧去小超市置办妥当。在白哈巴,团队人分成两波住宿,陈郑和我拍星轨时,独享二锅头,最后连朱老师的那瓶小二也给分了。在喀纳斯,赵老师善解人意,在我们三个男人房间安排了朱、黄两位女士同住。郑老师洗澡时,突然停水,冷的热的都没有,我和陈老师幸灾乐祸的差点连脚掌都鼓起来,赶紧脑补他傻在厕所里,浑身肥皂泡的愤怒样子。待到喝茶喝酒时,黄老师谢绝了邀请,早早睡了。很佩服黄老师的定力,这么吵也不受影响,睡的很沉,一个OK手势一摆就是几个小时。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在北屯,房间非常宽敞舒适,开始是在我和赵老师房间喝茶,待茶喝的差不多了,为了不影响赵老师休息,移师陈郑二人房间,开始只买了一瓶1斤装的伊力特老窖,喝完后,因为行程接近尾声,感觉不尽兴,我又下楼到旁边超市去买了两瓶半斤装的,本来是想喝一瓶的,结果最后,大家抢了起来,两瓶全光。第二天,我和朱老师都说喝多了,感觉不舒服,陈老师仍然儒雅的说他没事,问郑老师没事吧?郑老师不语,陈老师说,还没事,昨晚又打电话说拜拜了,我这里有录像为证,今天早上4点多还在群里发他的书法大作。自此,郑老师一路上,一换开朗风格,无论我们因为拍呱啦鸡“呱啦”了多久,他总是沉默,沉默到最后,中途连片子都懒的拍。晚上赶回昌吉,丁老师和夫人一起宴请所有参团的人,席间,大家豪言畅饮,郑老师却总是往我杯里倒,我始知昨晚的酒,把他涝得已经苗青泛黄了。三是跨年,2016年的最后一天,在刚到达独山子柠檬酒店的时候,我凑到陈老师跟前说,今天是最后一天啊!陈老师一脸诧异说,才开始怎么就结束了?我说,2016最后一天,明天就2017了。然后只见陈老师在那里摇摆、摇摆……那气势,那味道,直接气死凤凰传奇!吃过晚饭,陈郑二位已经把酒买好,还专门买了跨年夜筵的酒杯,太奢侈了!洗漱完毕,四人齐聚陈郑房间,泡上鸭屎香,品的有滋有味。学来潮汕八音,悟自人间真情,窗外更深霜寒,此心天下能懂!临近12:00,撤去残茶,换来新酒,一俱斟满,在跨年的前一秒钟,干杯,送走2016,再斟满,干杯,迎来2017!酒过三巡,朱老师来劲了,诗情勃发,于是有了“在天山之颠穿行,只为迎接新年的第一缕阳光,琼库什台的夜晚,无风也无月,星星如此明亮,今夜就让你清澈的眼神,伴我入眠……再见,2016,你好,2017!”为了更具仪式感和纪念性,要求我们每人用家乡话朗读一遍。重点来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每个人居然都读了,读完后,郑老师还逐人做了点评,表扬了自己和朱老师,批评陈老师和我没有功底,朗读的不够抑扬顿挫,缺乏韵味,没有感情。我勒个去!傻的都快冒泡了!接着朱老师还让我们每人都发一张照片给她,她要把四张照片和诗一起发到朋友圈。后面更是激情四射,又是唱歌,又是播放她自己吹奏的口琴曲,不是拉着,大有要把年夜熬透气的节奏,结束时已近凌晨3点。
        关于吃,新疆的美味实在太多了,烤肉,手抓肉,椒麻鸡,大盘鸡,拉条子,然窝子,抓饭,馕,大枣,吊树干杏,巴旦木,葡萄干……不说了,不说了,再说口水又要砸脚面了。
        从新疆回来之后,回想起十几天来的历程,感触颇深,久久无法平静。深冬,我们赶赴了一场冰雪之筵,春天就要来了,绚烂的杏花之约还会远吗?

        春节就要到了,就让我用这篇《深冬冰雪之约》日志为同行的朋友们、老师们,为我所有的朋友们、老师们送去欢乐,送去祝福,恭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