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为了那美的风景和远方的家,我很疲惫,我还是要飞…

 
 
 

日志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2014-05-08 10:15:23|  分类: 自然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行程的结束,或许预示着,另一个行程的开始。

 

 

 1、11月12日,贡山县城。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11月12日,高黎贡山。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11月12日,高黎贡山。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11月12日,高黎贡山。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11月13日,高黎贡山。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11月13日,高黎贡山。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7、11月13日,独龙江普卡旺村。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8、11月13日,独龙江普卡旺村。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9、11月13日,独龙江普卡旺村。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0、11月12日,独龙江普卡旺村。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1、11月14日,贡山至六库途中,福贡县,怒江上的溜索和对岸的民居。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2、11月14日,贡山至六库途中,福贡县,石月亮。

【原创】走进藏滇川——高黎贡山、独龙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小记】:完成察隅到丙中洛的“丙察察”穿越后,2013年11月12日至13日,开始了两天的独龙江之旅。

        独龙江,系云南六大水系之一,是云南西北部横断山脉“四江并流”的重要组成部分,独龙江发源于西藏察隅县境内,藏语叫“美尔东曲”;南下入云南怒江州贡山县境后称独龙江(因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一的独龙族世居于此而得名);进入缅甸克钦邦后更名为恩梅开江。全长250公里,流域面积1947平方公里。独龙江乡位于云南省怒江僳僳族自治州北部的独龙江峡谷中,地处中国与缅甸交界的边境上,位于北纬27.5度—28度,东经98度—98.5度之间,是一个鲜为人知的角落。这里雪山连绵,峡谷陡峻,东岸的高黎贡山,屏蔽着通往外间世界的通道,西岸的担当力卡山是国境线上的天然屏障。每年10月到来年5月,大雪封闭了雪山垭口,这里便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独龙江乡全称是独龙江独龙族自治乡,是我国唯一的独龙族自治乡,也是独龙族主要的聚居地。(本段摘编于网络)

        11月12日上午8点,我们的车队从丙中洛出发,前往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独龙族自治乡(地名真够长的,后面简称独龙江)。当时到独龙江,必须翻越高黎贡山,接近山顶的地方有一小型简易隧道,但在雪线以上,每年有半年的时间不能通车,目前在建的独龙江隧道,在雪线以下,通车后,到独龙江将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我们的车队在贡山县城,转入独龙江公路,在向高黎贡山攀升的时候,偶然间回头一望,山谷里的贡山县城,有白云覆盖,阳光透过云层,洒落在建筑上,云蒸霞蔚,宛若仙境一般。再向上走,过观景台后,植被逐渐矮化减少。当时的独龙江公路,独龙江隧道正在建设中,隧道口的山下段,是柏油路面,隧道口的山上段,便是原来的简易公路了,在接近于山顶的简易隧道两边,路面已经积雪结冰,异常难走。过了隧道,车辆沿着山体,在独龙江峡谷中蜿蜒下坡,峡谷幽深,风景很美。又是一段不停车的路段,膝盖的疼痛又来了,坚持到下午2点,终于到达独龙江乡政府驻地孔当村。吃过午饭,来到住宿的普卡旺村。在这里,领队杨老师遇到了一个难题,原来预订好的双人间,由于乡里有一个接待(可能是接待政协委员什么的),我们要让出来,统统不能住了。杨老师和司机张师傅开着车到处转,忙了一头又一头的汗,还是没有找到能接待我们的地方,最后没有办法,只能两个人住单人大床房,杨老师和司机都更辛苦,睡在车上。不过还是广东中山的贺老师有办法,从当地老乡家里找到了房间,这样本将和我同房又同床的吴老师,因为有睡袋,去了老乡家里。晚饭后,汕头陈老师,又开始组织拍月光摄影,我由于连续两天的长途颠簸,身体达到了极限,没有出去,9点就上床休息,虽然房间很冷,也早早地进入了梦乡。后来听各位老师们讲,那晚的月光非常的好,拍的照片也很漂亮,还早早的在老乡家里炖了只鸡,鸡汤更是鲜美。但所有的这些,都抵不住我身体的疲劳,就让这一切的一切随梦去吧。11月13日早上,因为普卡旺村的接待能力有限,吃饭要到乡里,为了节约时间,早饭吃的头天晚上发的干粮。在普卡旺村拍了一个上午,中午在独龙江乡吃过午饭,便开始返程,一路边行边拍,下午6点左右,到达贡山县。

        11月14日,开始了整个旅行的大返程,由贡山县到怒江州的政府驻地六库,中途拍了怒江的溜索和福贡县的石月亮。11月15日,六库到昆明。11月16日,由四川西部摄影文化旅行社组织的《走进墨脱穿越察隅摄影团》在昆明散团。

        15天的旅程已经结束,墨脱、察隅,独龙江等滇藏秘境之美,匆匆从眼前掠过,丙察察、独龙江等路途劳顿风尘,也渐渐从身上抖落。脑海里,脚下依然印着山颠的雪,记忆中,耳边依旧刮过峡谷的风。记得广东揭阳的阿斌老师在路上谈笑时,曾经这样说过:“在家里,别人都说我是傻子、疯子,到这里一看,我很正常嘛!”大家哄然大笑,原来我们就是一群疯子傻子!在现实中,每个人的经历、爱好、视角都会有所不同,或许只是因为没有找对人群,就会变成傻子、疯子。那么,傻就傻吧,疯就疯吧,只要我们自己心里愉悦、高兴,端看路从脚下过,且行且悟且傻疯。

        一个行程的结束,或许预示着,另一个行程的开始,匆匆的脚步从来没有停下过。由于汕头陈老师极富诱惑性的煽动,我们极少数傻子疯子,将暂不返回,继续延伸我们的旅程,由昆明到成都,深入四川丹巴,去寻找最后的秋色。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1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