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为了那美的风景和远方的家,我很疲惫,我还是要飞…

 
 
 

日志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2014-04-24 23:16:35|  分类: 自然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未动,心已远,风景在路上,身影在途中。

 

 

 

1、11月10日,木屋,四面用圆木搭建,屋顶用厚厚的木板铺成。【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11月10日,一个村庄(或是锯木厂?),有牛,但一个人也没有,中午在这里休息,吃的午饭。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目若村,一个无论是自驾、骑车还是徒步穿越丙察察线的重要驿站。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目若村。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雪山上蜿蜒的盘山路。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雪山的垭口。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7、原始森林里的路。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8、森林里的小草。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9、察瓦龙检查站附近的大流沙。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0、大流沙下的寺庙。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1、怒江大铁桥边的大峡谷。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2、怒江大峡谷。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3、怒江岸边的田园风光。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4、怒江岸边的田园风光。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5、怒江岸边的田园风光。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6、怒江上的吊桥和村庄。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7、吊桥上行走的马。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8、吊桥上行走的马。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9、大山里、怒江边的村庄。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0、滇藏界。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1、秋那桶。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2、秋那桶。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3、雾里村。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4、雾里村。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5、丙中洛,怒江第一湾(也称怒江大拐弯)。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6、再不疯狂就老了。察瓦龙四川饭店里的海报。

【原创】走进藏滇川——穿越丙察察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小记】:丙察察线(丙中洛—察瓦龙—察隅),是指沿位于云南西北部的高黎贡山山脉和碧罗雪山山脉之间的怒江大峡谷(峡谷平均深度为2000米,最深处在贡山丙中洛一带,达3500米)进藏的一条非常规路线,号称第八条进藏公路(前七条是:西宁至拉萨的青藏线、成都至拉萨的川藏北线、成都至拉萨的川藏南线、新疆叶城至拉萨的新藏线、昆明至拉萨的滇藏线、尼泊尔加德满都至拉萨是中尼公路、西安至拉萨的唐蕃古道)。它起于云南省怒江傈傈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丙中洛乡,终点为西藏自治区察隅县竹瓦根镇,全线路宽约3米,长大概290公里,从网上查到的自驾路书“丙中洛—14公里—秋那桶—87公里—察瓦龙—55公里—锯木场—25公里—目若村—103公里—察隅县”计算,丙中洛到察瓦龙101公里,察瓦龙到察隅县城183公里。该路原来是一条众多马帮用人和马的脚力踩出的,用生命之躯铺就的茶马古道,后来在古驿道的基础上筑建拓宽,于2009年建成通车。是目前八条进藏路线中最凶险、最原始,当然也是最快捷的一条滇藏联络线。由于这条线路不属于武警公路班维护路段,所以它在地图上没有显示。丙察察线全路依山走势,人烟稀少,大部分没有手机信号;其中,从丙中洛乡至西藏自治区察隅县察瓦龙乡境内的怒江大桥东岸为沿江路段,该路段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奔腾咆哮的怒江,长大概120公里;从西藏自治区察隅县察瓦龙乡境内的怒江大桥西岸至西藏自治区察隅县竹瓦根镇为翻山路段,有3个海拔4500至4900米的山口,要穿过原始森林、高山草场、乱石区,该路段一般在每年的十二月至次年的5月都被大雪封山,连自行车都无法通行。(本段摘录编辑于网络)

        我们穿越“丙察察”线,是反过来按“察隅—察瓦龙—丙中洛”方向走的。时间是2013年11月10日,察隅至察瓦龙,11月11日,察瓦龙至丙中洛。

        11月9日从察隅县下察隅镇回到县城竹瓦根镇,晚饭时,领队杨老师就给大家打“预防针”,明天要走丙察察中的察隅至察瓦龙段,全程180多公里,路程虽然不长,但全是盘山路,而且要翻越三座4000米以上的雪山,是这次行程中最艰苦的行程,也许还可能是各位一生最艰苦的行程,希望大家晚上休息好,明天一早,6点装行李出发。之前我连“丙察察”这个名词都没听说过,更不用说其中包含的凶险和艰苦了,因此听了还有点不以为然。看那些经常出行的老师们一脸严肃的窃窃私语,心想,还是闭上嘴巴,少说为妙。

        第二天(11月10日)6点,在西藏,天还没有亮,大家吃饭时,北京吴老师发现,武汉的吴老师(因为其体型较胖,后面就称为胖吴老师)没有下来,便通知了领队杨老师,杨老立即打电话催。饭罢其它车辆依次出发,唯独我们4号车不动,因为胖吴老师依旧不见人影。胖吴老师性子比较慢,又拍大画幅,用时多,前几天上车就经常迟到,最后一个上车,司机符师傅为此在去察隅的路上,曾婉转的说过他。因为今天的路程不同平常,一辆车掉队是很危险的 ,这次真把性情温和的符师傅给惹火了,加大油门,汽车呼的冲出旅馆大门,来到了公路上。 曾经听北京吴老师说过亲身经历,有的摄影团纪律如铁,把一个经常迟到的女士扔下,让其哭着大鼻子打车赶到下一个拍摄点的。这次如果不是因为这段路太难,不用说打车,就连搭车都做不到,怕是也有被甩下的危险。最后符师傅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继续开车。等胖吴老师的身影姗姗来迟时,车里的对讲机已经响过几次,头车的张师傅,多次焦急的问4号车走了没有,目前的位置。说来胖吴老师也够惨的,气喘吁吁地带着行李赶到公路上,装好行李,饭也没吃,车就出发了。胖吴老师的饭量比较大,是一般人的两倍至三倍,这次没吃早饭,又是这么艰苦的路,不知道他的肠胃如何和饥饿做斗争了,其中滋味,唯有他自己知道。4号车在黑暗中还是赶上了车队,其实车队出发后一直在慢慢的开,每到拐弯处总有一辆车在等我们4号车。车队到了一个村庄,车队在岔路口,选择路线后,继续前行,黑暗中感觉车辆在颠簸中上山,9:40,天已大亮,车队停下,路上已经有积雪和暗冰,司机师傅们下车装防滑链,看来要翻越第一座雪山了。

        4500米以上的雪山,前面几天曾经过了好几座,但那边的路况好,每到山口,还给拍照的时间,今天情况却有不同,路况差,还要赶路,基本上不安排拍照。车队行驶在苍凉山体上开辟出的路上,时而会有水毁路,抬头路,转弯盲区,连续坑洼,仿佛在有意测试人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的搞颠簸能力。最惊心的,还是那倾斜路面,不是前后倾斜,而是左右倾斜。由于塌方和滚石的不断滑落及各种车辆的碾压,形成里高外低的斜坡路面。山体坡度很大,一面陡峭石壁,一面是万丈深渊,由于海拔高,没有任何植被遮挡视线,一眼到谷底,车辆颠簸着、倾斜着行驶在又窄又斜的路上,向外看去令人胆颤心惊、恐惧不已。我坐在后排的右面,大部分是在路的外面,看得我身子直往里挤,不敢靠车门,仿佛一靠门就会开,人就会掉出去一样。后排左面的张老师,让贴车而过的石壁惊的向右挤,把北京的吴老师都快挤成“馅饼”了。

        中午12点半,车队到了几排木屋前停下,这地方叫什么名字,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午饭依旧是自热米饭,趁热饭的时间,大家拍了几张照片。下午继续赶路,到底怎么过的后两座座雪山,我已经记不清了,路上我已无心欣赏风景,因为我的膝盖的疼痛陪了我一路,由于下午停车少,腿不能伸展,颠簸的又厉害,疼痛越来越剧烈。察瓦龙,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到啊!望不见的终点,让我几近绝望。只好心里对自己说,就当身体是心灵的犯人吧,为了收拾起一个个洒落在路上的愿望,疼痛是我必须承受的代价。车队因走错了路,每辆车要排着队到前面的路口调头,终于,我忍不住了,开门冲下车去。司机符师傅惊讶的问:“你要干什么?”我说:“腿痛的实在受不了了,下来伸一下,你到前面调头吧,回来我再上去。”北京吴老师也说:“他的腿受过伤,疼了一路。”

        在经过一片原始森林时,胖吴老师看着那些高大的树木说,这里会不会有野人啊,北京吴老师说,那就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被母野人逮住,我们开着车就跑,让你天天在这里等。胖吴老师说,那我就爬到树上,拿着大石头,天天等,见到杨老师的车队就砸。一阵说笑,让车里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后来在去四川丹巴时,说给杨老师听,杨老师听了哈哈大笑:“这不和电影《甲方乙方》里把村里的鸡都吃光了那位一样了嘛!”晚上7点,我们盼望的察瓦龙终于到了。察隅的竹瓦根镇到察瓦龙乡,180多公里的路程,整整用了13个小时,除了休息和吃饭,行车约12小时。察瓦龙正在修路,整个街道一片狼藉,到处是深沟,进旅馆还要过独木桥,旅馆里没有电,没想到一路的困苦,到了终点,还有这么一重惊喜。吃饭的四川饭店,墙壁上全是穿越者的海报和签名,让人觉得这里是自驾越野和徒步穿越的圣地。其中一幅中国自驾游联盟的海报:“再不疯狂就老了”,一语破的,人生苦短,红颜易老,让人感慨有加。

        11月11日,察瓦龙到丙中洛,101公里全都是沿怒江而行,峡谷幽深,江水碧透,好多路段公路就象是挂在峭壁上,虽有了昨天“察察”段行车的心理锻炼,车辆行驶在路上,却依然是步步惊心。转过了无数个山寨版的怒江大拐弯,上演了无数段现实版的惊悚恐怖片。察瓦龙至秋那桶段,几乎是整个丙察察线烂路中的烂路,其中56公里属于西藏察隅县,而后面的31公里在云南贡山县丙中洛乡。中午12点,到滇藏分界线。12:50到达进入云南境内的第一个村庄——秋那桶。从察瓦龙到秋那桶87公里,行车约5小时。在秋那桶吃饭和拍摄用了约3小时,下午4点,从秋那桶出发,下午5点多一点,到达丙中洛。这次的“丙察察”穿越,终于完成。

        这篇日志,原觉得从网上找到地图,看一下经过的地名,走过的距离,说说路上的经过与感受,写出来是个很简单的事,没想到,百度和谷歌地图里查到的都是察隅经八宿、左贡、芒康到察瓦龙的785公里的路,没有这段只有180多公里的直接穿越的翻山路,一些经过的村庄,在地图上放大到能看清房屋,但是,却没有路。于是我不得不去看有关穿越丙察察的贴子和视频,所以日志中的地名和里程不一定非常准确。在众多的帖子里,较多的是自驾穿越,还有骑摩托车、骑自行车穿越的,最让我惊讶的是有人竟然独自徒步穿越,让我五体投地的顶礼膜拜。视频中的一塌方路段,眼睁睁的看到一个小伙子被滚石砸入怒江,令人胆寒。有人曾经这样感慨:走过丙察察,从此心中无烂路。这么危险而难走的路,总是有人在走,除了“吃饱了撑的”世人认为的原因之外,我想总还有一些体验者内心深处的东西在里面,丙察察线,这条中国地图上没有印下痕迹的路,这条连GPS卫星也不能定位的路,虽然不是寸步难行,也算险象环生。但人生,似乎总要走一些艰难而深刻的路,邂逅一场华丽而原始的风景,才会在心间的某个荒芜的角落,开出隽永的花来。

        身未动,心已远,风景在路上,身影在途中。身上的疲惫与痛,已渐行渐远,如果现在问我,还会走丙察察吗?我无法回答,因为我真的不能确定。
 

  评论这张
 
阅读(631)| 评论(2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