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为了那美的风景和远方的家,我很疲惫,我还是要飞…

 
 
 

日志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2014-01-14 11:37:23|  分类: 自然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上灵魂,一起上路。

 

 

 

 

1、2013年11月1日,昆明至迪庆途中,心在飞,身居何处?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2013年11月1日,迪庆至拉萨途中,连绵雪山。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2013年11月2日,拉萨,布达拉宫。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2013年11月2日,拉萨,达孜县小景。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2013年11月2日,米拉山口,海拔5013米。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2013年11月3日,林芝,尼洋河。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7、2013年11月3日,色季拉山口,海拔4720米。厚厚的云后面是美丽的南迦巴瓦峰。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8、2013年11月4日,墨脱,80K边防检查站。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9、2013年11月5日,墨脱,西莫河大桥,这里已是热带气候。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0、2013年11月5日,嘎隆拉雪山,海拔4200米。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1、2013年11月6日,波密。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2、2013年11月6日,然乌湖。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3、2013年11月6日,米堆冰川。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4、2013年11月6日,来古村,天空的星轨。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5、2013年11月7日,来古冰川。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6、2013年11月7日,德姆拉山口,海拔4900米。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7、2013年11月8日,察隅至下察隅途中。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8、2013年11月9日,下察隅,僜人部落沙琼村居民的悠闲生活。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9、2013年11月10日,察隅至察瓦龙途中。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0、2013年11月11日,察瓦龙至丙中洛途中,怒江边上与云南接壤的一个大山里的小村庄。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1、2013年11月11日,察瓦龙至丙中洛途中,吊桥上的马。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2、2013年11月11日,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一个叫秋那桶的小村庄。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3、2013年11月11日,秋那桶的小姑娘。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4、2013年11月11日,丙中洛,怒江第一湾。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5、2013年11月12日,贡山县。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6、2013年11月13日,独龙江乡,普卡旺村。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7、2013年11月13日,高黎贡山。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8、2013年11月14日,贡山县至六库途中。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9、2013年11月19日,四川省金川县。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0、2013年11月20日,四川丹巴甲居藏寨。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1、2013年11 月21日,四川丹巴中路藏寨。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2、2013年11月22日,四川丹巴梭坡碉楼群。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3、2013年11月23日,四川泸定,二郞山。

【原创】初行滇藏,再进四川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小记】:2013年11月1日至16日,我参加了由四川西部风光摄影文化旅行社组办的“走进墨脱穿越察隅摄影团”,第一次踏上了西藏这块土地。拉萨、林芝、波密、墨脱、然乌、察隅、察瓦龙、丙中洛、独龙江等这些曾经向往而又记不清的名字,在旅途中一一走过,感觉是那么的真实和亲切。西藏的垂直气候分布,早上还在看着雪山吃早餐,晚上却宿于热带的芭蕉树下,让人感觉恍若梦境,今天穿越在皑皑雪山,明天徜徉在秋色彩林,让人感觉恍若隔世。18日至23日,再次自行组团进入四川,领略丹巴藏寨的最后秋色。
        象往常一样,跟团旅行,我不做任何功课,连行程表也没看几眼,懒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让网上引来转去文章中那些凭空想象的比喻,减弱我初次感知一个全新的世界带来的惊喜。我要尽量不受干扰地,用自己的脚,自己的眼,自己的心来体会,那些风光、风景、风情带来的愉悦。
        墨脱,曾是全国唯一没有通车的县城,2013年10月31日才正式通车,也是2013年10月31日才覆盖3G信号。穿过嘎隆拉雪山隧道,才知道这里曾经和正在发生着那么多的雪崩。到了墨脱52K边防检查站,要办边境通行证,才知道原来这个热带县城离边境是那么近。巨石滚落在坑洼颠簸的路面,挡住了去路,才知道这条路,有那么多的地震、洪水和塌方。通车,仅是个仪式,这路要边通、边塌、边修。
        川藏线318国道的通麦段,车行至此,我还在玩着手机游戏,同车的吴老师一脸严肃的对我说:别玩了,这段路太险了。和司机交谈我才知道,这里有号称“世界第二大泥流群”,“通麦天险”和“通麦坟场”之称。这里经常有滑坡、塌方,路窄况差,有时候为了会车,要倒行几公里。现在想起,曾经满怀信心的要自驾走318线到西藏是多么幼稚的事情。
         丙察察,从云南怒江州贡山县的丙中洛乡,到西藏林芝地区察隅县的察瓦龙乡,再到察隅县,这段著名的自驾、骑行、徒步穿越路线,难度高得超乎一般人的想象,大部分路依陡坡而建,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在车上靠外面坐的人,不敢向外看,身子直向里挤,因为已经没有植被遮挡视线,一眼就能看到谷底。路况就更不用说了,三座雪山,陡滑窄弯,怒江沿线,颠簸不堪。从察隅到察瓦龙,183公里,用时13小时,从察瓦龙到丙中洛,101公里,用时6小时。难怪在走完丙察察,特别是察隅至察瓦龙段后,带队老师和司机师傅都心有余悸的说,再也不走这条路线了,宁走丙察左(左贡),不走丙察察。走过丙察察,在心里,犹如穿越一次生死线。

     对于我来说,这次旅行,也许是我人生的一个制高点,第一次进藏,参加的团队是墨脱正式通车后进入墨脱的第一个摄影团,虽然我也知道,在这之前,有无数的驴友、车友、摄友曾经进过墨脱。318线的通麦隧道和高黎贡山隧道正在建设中,通车后,将不在是天险。多年以后,这些印象深刻的人和事,终将变成遥远的记忆。从西藏到云南,再从云南到四川,典型的自然风光,独特的人文风情,在眼前匆匆掠过。一路走来,对于我与其说是摄影拍片,不如说是一次重要的人生体验。

    在拉萨的大昭寺,看到寺外长跪拜佛的人们,我感受到了信仰的精神力量,一个人虔诚的程度,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他能做多少事,能走多么远。

       在拉萨八廓街的玛吉阿米餐厅,我听说了仓央嘉措和玛吉阿米的故事,似乎与仓央嘉措和桑洁卓玛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我感受到,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的向往。只要是美好的,人们都喜欢,选择接受,不管故事或传说来自于哪个版本。

       在墨脱,从嘎隆拉雪山到这个热带小城,只用几小时的车程,我感受到垂直气候分布的神奇。这个居住着门巴族和珞巴族刚刚正式通车的边陲小城,并没有想象中和传说中的那么落后和贫穷,这里的出租车挂的是四川的号牌,这里的人们生活的很自在,让自以为是的外来人无法挥洒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在米堆、来古冰川,蓝蓝的天空,高高的雪山,晶莹的冰川,碧透的湖水,这里生活着质朴的藏族人,他们把雪山冰川敬为神,世世代代守护着他们心中的神圣,生活的简陋,世外的纷扰,并不能改变他们的信念。他们的眼神,是那么的真诚,他们的心灵,是那么的透亮。我感受到人神共居,虽不是传说,当然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与神居,人人向往,但更多的人不是为了用心和神交流,而是想混个脸熟,利用神来帮自己的忙,然后体面地离开这里。

       在沙琼村、秋那桶村、普卡旺村,扑面而来的是当地人的那种亲切感和幸福感。生活的简朴,并不能影响他们男女老少,用大把的时间用来晒太阳和喝酒,外来的物欲,也不能激起他们内心的贪婪。生活本来就很简单,只是更多的人要求太高,或者总想比别人高,把自己搞的太累。我感受到,幸福对于我们,知足,也许是最重要的。

       在察隅县到察瓦龙乡、贡山县到独龙江乡的路上,越野车狭小的空间,使腿一直弯着不能伸展,长途的颠簸,膝盖的疼痛越来越厉害,透心彻骨。团队要赶路,车队要跟紧,不可能经常停车,车一开就是几个小时。一路上,我咬牙坚持,感觉是用心把身体当作囚犯押送到目的地。我感受到,身体的痛总是能忍受过去的,只要心不痛,愿望还在心灵最深处,没有酒醒不了,没有痛忘不掉。

       在察瓦龙,饱受乘车疲惫和膝盖疼痛困扰的我,在一家四川饭店的墙上,看到了一张中国自驾游联盟的宣传海报,写着七个大字:“再不疯狂就老了”,上面布满了签名,从字迹上看,时间差异很久。是啊,再不疯狂就老了,再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要等到老了再去做吗?那时候可能已经走不动了。

       在米拉山口、德姆拉山口,高海拔带来的高原反应,象老朋友一样,如期到来了,头痛,心要吐出来一样,精神一下子蔫了不少,我知道,我又要老老实实的适应一阵子了。就象在拉萨,各路老师们,大都早一天到,休养生息一天,我因为当天到,头痛,睡不着觉,过了一天才好。生命的潜能很大,只要自己先别被别人制造的恐惧吓倒。吃药,吸氧大都是心理安慰,适应才是最重要的。

        在色季拉山口,没有出现人品爆发,厚厚的云挡住了美丽的南迦巴瓦峰,或许以后,我将很难有机会到达这里,此生无缘南迦巴瓦的美丽容颜,这让我不由想起了《后来》中的一句歌词: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但错过就不在。而此刻,我在寒风中也明白,有些事一但错过也不再。也许,人生就是一场错过,只是自己不想蹉跎。

        在林芝的尼洋河、丹巴的中路藏寨,秋末冬初的季节,当大部分地区已秋风扫落叶的时候,这里却是一片金色。也许这是进入冬季的最后一抹秋色,只是不知道,如果我们长期居住在那里,心中是否也会感受到一片暖意。

        有人说,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我不这么想,我要带上我的灵魂,一起上路,不然我会迷失自己,身体和灵魂都会不安。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1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