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为了那美的风景和远方的家,我很疲惫,我还是要飞…

 
 
 

日志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2013-08-16 00:56:51|  分类: 自然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雨剥蚀了石肌,岁月融进了纹理,留下的只是风化了的传说。

 

 

 

 1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3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4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5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6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7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8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9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0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1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2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3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4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5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6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7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8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19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0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1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22

【原创】夏日足印——岁月纹理 - 迁徙的鸟 -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

 

 

 

        【小记】:7月17日,开始了山西碛口的旅程,沿G65包荗高速至陕西榆林已是中午,在榆林找了家渭南面馆,记忆深刻的是,碗好大,面好多,味道香,连我这大肚汉也差点没吃完。午饭后,沿S302至陕西佳县,过佳临黄河大桥,下午3:00来到山西临县的克虎寨镇,问过路后,转入沿黄公路,前往碛口镇。由沿黄公路从克虎寨镇到碛口镇,只有60公里路程,全部是沿着黄河边走,时间上大家很有信心,遇到沿路的一些风化的石头,还下车拍个不停,这组片子,就是在沿黄公路克虎寨镇到从罗峪镇的途中拍的。

        但问题恰恰出在中间这个叫从罗峪的地方,司机和领队第一次来这里,不知道在从罗峪右转才能继续沿着黄河边走,结果直行了,奔向了绵延的山里,直到天黑,大家心里才感觉到不对劲来,60公里的路,就是中间下来拍照,误了一些时间,也不至于走这么长时间啊!途中遇到一个骑摩托的人,问到碛口还有多远,对方说出的话,让我们全傻在那里。他说:你们走错路了,前面的路也因为下雨滑坡,断了。此时此刻,想起一句话,出门不问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啊!与骑摩托的交谈方知,我们本该在从罗峪右转,很快就到碛口。现在已经走出了50公里的山路,山路啊,再回到从罗峪,大家没了信心,向前走由三交镇到碛口能近些。前面的路断了,向前走2公里,要左转绕到一条村级路上,翻过一座山,有一段路也断了,要绕一段土路,下了山就到了柏油路了。由于大家心里没底了,向前走始终没有找到绕路的路口,路上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正着急呢,看到刚才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在前面停着,因知道我们可能找不到路口,在等着给我们的车指路。天已经完全黑了,而且下起了雨点。他能在那里等着我们,让我小有感动,山区的人,心真好啊!因为还要绕一段土路,这时领队急了,下车商量,能否骑着车为我们带一下路,他犹豫了一下说,好吧,然后就带我们上路了。这段路,是村级的水泥路,又弯又窄又陡,上坡时,挂一档,上起来都费劲。周边全是庄稼,没有村,没有人,如果我们自己上来,一定会信心不足,会想是不是走错路了。到了山顶,他停下来对我们说:一直沿着下山的路走,到第二个村庄郭家塔,在那打听一下怎么绕过断掉的路。领队不好意思再麻烦他继续前行,拿出100元钱,表示感谢,他正色道:“钱,我肯定不要,我也是司机!”(我记得这是他的原话)。此刻,一种强烈的感动涌上心头,就因为是司机,他骑着摩托,冒着雨,在黑黑的夜里,送我们走了这么远的山路,而不要酬谢。我也是司机,我能做到吗?如果山水轮转,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是他在某个我熟悉的地方向我问路,我也能无怨的送他一程吗?以前我不知道,但是今晚之后,我应该能。是什么让我如此感慨?我想也许是因为这久违了的人与人之间质朴的亲切感!

        感动过后,路还要继续走,沿着弯曲陡窄的路下山,司机老师没有了脾气,用一档慢行,终于到了一个村庄,还没等兴奋起来,车在经过一段泥泞的路面时,扭起了“秧歌”,恐惧的气氛顿生,村里没有亮灯的,连问路的人都找不到,不管了,继续走,到了郭家塔再说。来到郭家塔,依然是黑黑的,没有人家亮灯。必须问路了,因为有一段路在这里要绕,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人,司机下去问,竟然没问明白,因为老乡的话有浓重的地方口音(他们说的三交镇我们能听成山角镇),根本不会说普通话,听不懂,只知道前面是要右转(这个,前面骑摩托的好心人,已经告诉了),多远?不远了,多少米?不知道!那就估量着拐吧。看到一个土路的右转口,车拐了过去,这时的司机可勤快了,停车,奔向远处一个亮灯的地方打听,还是没弄明白,那就继续走吧,车行几十米,突然看到一个从地里回来的上岁数的老人,救星啊,赶紧下车问路!老人回答很坚决:你们拐错了,要回到原来的路上去,那条路才能到碛口。司机说,前面打听了,那条路断了所以要绕路,就是问绕的对不对。老人说了很多,我们能听明白的不多,大致是说,只有回到原来的路上才能到碛口。满车的人心里叫苦,天哪,这怎么走啊?犹豫了片刻,司机果断调头,按老人说的,回到原路上,向前再看看有没有右转的路口。调过头来,车灯照到远处,老人在路口等着,指着让我们回到原路上去。我心里很诧异,在这漆黑黑的村里,正急的团团转的时候,竟会遇上一个老人,还要坚决地把我们指到原路上去。刚才右拐的时候,有点下坡,回去就是上坡了,一加油,车轮在泥泞的路上打滑,车身扭起秧歌,甩尾、甩尾、再甩尾。。。同志们的心提起来了,汗冒出来了。司机都不知道咋整的,终于冲出了这段路。回到原来的主路,大家刚松一口气,又是熄火,打滑,甩尾,还打滑,再甩尾。天哪,心脏受不了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惊出几身冷汗,总算是走出了这段泥泞的路。惊魂未定的人们立即想到,如果不是老人坚决地让我们调头,如果刚才拐对了路口,这么滑的泥路,我们还能出的来吗?此时,有人说,受不了了,不能再走了。司机态度很坚决,这地方不能呆,必须走出去。没别的办法,那就走吧,前行约1公里,路断了的残酷现实摆在面前,路边山体塌方,土全堆到了路上,挡住了去路。取手电,下车,探路,虽然有一道车辙,但没用,我们的车过不去。正在抓瞎的时候,看到山下有一道光照上来,忽隐忽现的。大家一下子兴奋起来,有车上来了。虽然上来的车是在土堆的另一边,但在心理上的总是一种安慰。上来的是一辆卡车,在土堆前停了下来,司机下来看了看,返回车上,开车冲着土堆开过来,他要硬闯啊。卡车轰鸣着一点点压过土堆,终于过来了。欢呼吧,有了卡车的辗轧,我们的车就可以过去了。当时问卡车司机,到碛口怎么走,还有多远?他说,沿路下山,走到柏油路右转,60公里。我的个天啊,60公里,这个在平时觉得很近的里程,现在听起来那么遥远。车小心翼翼地开过土堆不久,天便下起雨来,等到了柏油公路,已是暴雨,雨刷开到最大,也看不清前面的路。车在暴雨中开到三交镇,右拐时,看到路标,到碛口还有22公里。依然是暴雨,车行过了一个又一个黑漆漆的村庄,加油站连个人都没有。在行至一座桥时,突然看到有七八个打伞的人在看着桥下,停车问路时,问他们在看什么,他们说,在看山洪呢。听了这话,我们突然有一种从生死线上走过来的感觉,连续几个小时的暴雨,山上也发洪水了吗,山上的路还好吗,如果我们晚下山十几分钟,还能过得了那段断路吗?如果我们现在仍在那里,情况是什么样子?不敢想了,我们再一次想起那个骑摩托车的大哥和为我们指路的大爷,是你们的淳朴和好心帮了我们,我们由衷的祈祷,好人一生平安!

        车到碛口,已经是夜里12点了,雨也基本停了。找到碛口客栈,登记入住,大家已精疲力尽,晚饭是没有了,中午的大碗面真是管用,不知道是中午撑的还是晚上惊的,大家都没怎么觉得饿。饭不吃了,酒是要喝的,太需要这东西来压惊了。酒至四更,悄然入梦。今夜已经过去,明天仍要继续。

        事情已经过去20多天,现在写这篇日志时仍然历历在目、心有余悸。本篇日志,发的主要是黄河边上石头的片子。这些石头,经过长年风吹雨淋,一层层的剥落下来,显露出美丽的纹理,展现出沧桑的岁月,让我们在今天依然能够触摸积淀的历史。我无意去分辨这里以前是河床还是海底,无意去探寻这些岩石是如何沉积的,更无意去了解每一层那细细颗粒的构成成分,我只是想,这一道道的纹理里,到底浸染了多少个不为人知的故事。也许,这里面会有一个海枯石烂的故事,但此时此刻,海真的枯了,石也真的烂了,那些故事却随风飘逸了。风雨剥蚀了石肌,岁月融进了纹理,留下的只是风化了的传说。如果说这些纹理里也会有文化和精神的神韵,我想,质朴,一定是其中最美丽的一条。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1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